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闹市隐居者

他在别处

 
 
 

日志

 
 

小说【X之谜】之一  

2011-08-31 00:38:4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X之谜】  之一

                                  作者:楚雨

人物:

朱利安

爱玛

李尔森

谷原子(日本女孩)

哥本哈根

章鱼

姑妈



【阴影之城】

1、

朱利安从清晨的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阳光透过窗帘,把室内的景物勾勒。欢呼的草莓酱,他心里迎着阳光滋生某种植物。它不断地蔓延。

2、

它在替代他,不断肯定之后的否定。他告诉她,不必害怕。她惨白的皮肤不断有碎屑在掉落。

再往下,他接过她递来的冰镇啤酒,“我无法呼吸”。她萎缩,慢慢变小。


3、

“亲爱的独角兽——

它在冬天一动不动。等待死亡到来。在阴影之城。他。她。它。他们。爱情。独角兽。风吹过树梢,雪花很快就会覆盖下来。哦,死亡的气息。她战栗。别,他厚实的手摩挲她的背。她可以活下来吗?她的眼睫毛很长,露珠凝成冰花。它们滚落一地。独角兽蹒跚走来,它眼里充满求生的欲望。把我带走吧,好吗?”

死亡的气息还在弥漫。独角兽,它们熬不过冬天。

4、

朱利安的体内充斥着违法常理的悖论——他需要某些事物来填补。或者说,他在寻找。它超越感官刺激。孤独持续不断地涌来。就像魔障——屏蔽他与世界之间的交流。

爱玛,我的小蜜糖。草莓。甜心果酱。小海豚。小小刺猬。

5、

爱玛,她一开始并不相信朱利安,凭什么相信。她读完他的信息就迅速删除,她不想动情。这世间不可信的东西太多,比如喝酒,
跳舞,那贴近身体的挑逗。她凭什么相信。

多米若骨牌,它一再摧毁想象力。她总是悬挂在某个空白点上,无法着陆。盲从者,她轻蔑。

歌唱吧——

关于海市蜃楼,同事们喋喋不休。

恐惧与贪婪。

6、

他坐在她对面吃早餐:鸡蛋煎饼,小馒头,牛奶和一小碗米粥。周围是喧嚣的,热气蒸腾。人类需要开胃早餐,需要爱。


7、

什么东西值得记住,什么东西让我们彻底遗忘。她幻想摆脱羁绊,周遭突然荒诞不经。

“亲爱的独角兽,你不该来这里。原谅我的直言不讳,你扰乱我的清梦,我不想让你来替代我,眼睛,睫毛甚至爱的体验。甚至多年前幻想中某次出走。你不再是原来的模样,被某种生长特别快的力量推动着往前。它很快就会腐烂。是的,它赢走了我们的一切。包括感情,你甚至忽略那些细小的声音。”


【谎言】

爱玛扬起小眉毛,似笑非笑。这是属于他们的星期日,“你应该赞许。”朱利安不知道她的内心世界

“向我敞开吧。”
“不!”
“你可以抹去我被现实的推土机轰然推倒的溃败感。”
“每个人都是独立体。”
“说实话,我不擅长泅水。漫长的冬天令人畏惧。我怀疑自己的记忆早已丧失。就像人生,永远不会回到今天。是你带来甜蜜的果酱。
这个适合动物生存的世界。有人总想逃过星期三。我试图解开X之谜——它既是一场噩梦,更是噩梦醒来的狂欢。天黑了。你试着挣脱无形的枷锁,让自己真正获得自由。我钦慕——墨水在纸张上运行,纯粹自由地创作。翻看第七页,你看到什么?”

“什么也没有,谎言包含其中。”


【瓶子里的小世界】


时间静止。

这是H城。白天阖上它的眼睑,它甚至比想象中的还要糟。那个谜团和它的制造者不断扩张。我们的社会有哪些成分组成比如中世纪,我们比他们过得幸福吗。疲惫的人对上帝有什么奢望。

星门真的打开,世界会是什么样?危机四伏?

就像把坛子打开,谁都来抢吃果子酱。根据K教授的理论,人们只注意绯闻事件,历史不堪一击,它不断地制造赝品。

可怜的家伙,他把命运塞入小瓶子。

 

 

【旅程】


从H城通往任何一处。爱玛从朱利安脸上阴影中看出想象的空间。

她喜欢记录,不厌其烦。用黑色的马克笔画速写,无拘无束的游戏,或写下一些词句。现在大多数国家都可以旅游,我们的商店我们水果我们的服装我们的日常用品以及代步的小轿车,很多是舶来品。艾玛的表姐出国留学就不再回来,她找金发碧眼的男人嫁,生两个可爱的混血儿宝贝。

爱玛喜欢抬头看空中鸟儿,相对于她,鸟儿会怎么想。有时候,她甚至无法分清现实或梦想,时常在自己的幻想中旅行。

朱利安告诉她:李尔森从美国留学归来,顺便捎回日本女友。

他们的影子在墙上晃动。

 

 

【我们的睡眠】

仿佛万有引力般。时间的磁石,互相吸引。

一小片秘密的夏日海滩。凉风沁人,毫不张扬的湖泊闪烁光泽。一切那么孤独,顺理成章,朱利安毫不放弃他的偷袭。闪电和蓝色的火焰。他喜欢按照他的方式唤她。爱玛的眼神迷离,完美至极。有时候离得很近,有时候又感觉遥远。

小海豚,你让我窒息。我漂浮在你的海上,请带走我。卷曲成一片叶子,回归爱的子宫。

关于睡眠:我们唱,我们的歌谣。

 

【关于食物】

爱玛的胃口一直不好。她或许得抑郁症,朱利安企图唤起她对生活的好奇心。

他从老家带回一帖中药方,它可以医治爱玛的病。无论如何,它对身体不会有害。这是来自祖辈的经验之谈,她无法反驳他的固执。

棕色的浓汁一点点咽下,令人难以置信。

说到厨艺,朱利安比她厉害得多。他简直就是无师自通,色、香、味。什么事情在他那里都是艺术,当然,除了他的X之谜,颇伤脑筋。她喜欢在他身边看着他操作,更多的有时候他们一起下馆子,品尝各色美食。天才一定会有瑕疵,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可以掩藏,他身上的确有了不起的东西。

爱玛,你无法看清混音,它的确藏得巧妙。

喏,把这些餐后玉米浓汤喝下。

 

【一张海报】


他把它放在眼皮底下,拿起放大镜,一丝一毫也不放过。它们隐藏了什么密码,从X到K,还有逻辑推理。李尔森端着红酒站在他对面冲着他微笑,他抬头回扮一个鬼脸。仿佛拼图游戏,他渴望建立一个新天地。


新奇的鱼饵一直在等待咬线上钩的鱼儿。这一切令人想入非非。他想起爱玛,想她睡眠中娇憨的模样。一种模糊而轻巧的灵感掠过,他试图去捕捉。他不能确定这究竟是不是它。我是不是幸运地把它握在手心,如同爱玛迷人圆滑的胸部。而瞬间他又有失去它的危机感,性能替代他的苦思冥想吗?


李尔森和他的日本女友在他对面接吻,他们忽略他的存在。他心头的灵感突然不翼而飞,他突然有点难过。灯光并不特别适合工作,或者是他无法集中思考。他的心就像空荡荡的剧场,等待幕落。


谷原子用生硬的中文说,森,你的好友很腼腆。
李尔森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不,他拥有非常完美的爱情。
谷原子用手推开李尔森围在她腰间的手,没有完美的,森。男人永远不会满足。


她说完用眼睛盯着朱利安,朱利安不知道为什么脸红了。他借口说接电话,离开他们两人。

 

【盲刺客】

——如果我是盲刺客,你爱不爱我。
——可惜你不是。
——你不相信它存在吗?
——因为相信它存在我才感觉到绝望。关于人性中的爱、背叛、绝望、逃亡、被操纵的生活……它们就在生活里,以及宗教、战争、男女平等,这就是生活的迷宫,谁都无法摆脱。
——亲爱的爱玛,我宁愿你简单一点,快乐一点。
——这是你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吧。
——不,如果你知道我多爱你,你就能理解我此刻的心情。
——我有严重的心理缺陷,确切地说,应该是双重性格,我不值得你爱,朱利安。
——这不是你的错,爱玛。相信我。
——说实话,我有时候甚至厌倦人类,因为其贪婪的本性,我渴望单独呆着,不想同任何人交往。
——包括我?
——抱歉。一棵植物,或者一块石头,一朵花,嗡嗡叫的黄蜂,都比人来得可爱。
——我希望自己是一颗星辰,照亮你的黑夜,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你不怕自己爱得盲目吗?我也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爱情。所以,我还无法真正爱。
——我确定,没有你,我无法存在。
——天啊,你疯了,我的盲刺客。

 


【刺绣的快乐】

——你觉得姑妈是不是有点疯癫?或这也是我们家族的特征,她一辈子反反复复地刺绣,绣她的嫁妆。其实这些绣品最终只能陪着她一直终老。十年前我一点儿也不了解姑妈,我问过她,为什么不嫁人。姑妈告诉我她一直在等他回来,妈妈偷偷告诉我,他不会回来了。但大家都不忍心告诉姑妈真相,所以姑妈永远都保持一颗孩童般善良纯真的心。她的糖罐里永远都装着糖,给每个来看她刺绣的人品尝。说实话,我曾经非常担心她会疯了,没想到她过得比任何一个人都快乐。

——爱玛,这的确让我想起你身上的某些气质……有可能你自己也不了解自己。

——恩,了解自己是最难的。我的确不想让自己太清醒,譬如你的亲人,其实你对他并不是非常了解。而他们也不愿真正坦露自己,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筑起围栏。他们说的话,压根儿不是他内心真正所想的,这样的话语意义不大。比起麻木不仁的人,我宁愿喜欢坦诚而个性的人。这也是我没有拒绝你走进我生活的原因。

——爱玛,我突然想到,刺绣里头的世界是不是就是姑妈所想要的世界,你认真观察过她绣些什么吗?

——哦,我还真没仔细观察过,或者是我忽略了它们。

 

【姑妈的摇篮曲】

——我唯一记住的是,姑妈的摇篮曲哼唱得非常好。小时候我就是经常在她的摇篮曲中进入睡眠。它就像施了魔咒一样,母亲曾经说过,小时候爱哭闹的我只要听到姑妈的哼唱,立刻就安静下来。
——这倒是蛮特别稀奇事,一个不结婚的女人却哼唱最好的摇篮曲,你知道她唱的是哪一曲吗?
——当然知道,那个曲调太熟悉了。
——谈到它们总令人陷入往事,好像是很遥远的事情,有好像昨天才刚发生过。
——爱玛,这关乎人类本源的事情。听过摇篮曲的孩子和没听过的孩子肯定不一样。就像X之谜,好像非常深奥,其实又是很简单普遍的原理,它或许会把人唬住,甚至令人敬畏。未来世界里的人将对它更亲近些,因为他们一出生就出在这样的环境里,并没有什么不妥之感。而我们不一样,我们必须努力去适应不断变化的外界,甚至割断原来的一些联系,在精神上备受折磨。
——能医治我们心灵的,必定是艺术。
——所以我们在裂缝中寻求。
——心无所属,心有所属。

 

 

 (待续)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