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闹市隐居者

他在别处

 
 
 

日志

 
 

小说【X之谜】 之三  

2011-09-10 21:58:4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说【X之谜】 之三

                           作者:楚雨

 

【并非虚构】

独角兽带着爱玛走近密室。密室里头的光线非常微弱,爱玛几乎是摸索着向前行,墙面凹凸不平,粗大的颗粒令手掌又痛又痒。独角兽行走却比平时来得更加灵活,只见它扭动白色的身躯,仿佛白色的闪电一闪而过。爱玛心里有点发毛,她不敢吭声,突然眼前一片光亮,光亮之中有一个老者,安详地坐在一张明式的太师椅上。老人头戴黑帽,身着一袭黑布衫,白色的胡子在胸前飘。

独角兽匍匐在他的脚下,他伸出瘦骨嶙峋的手爱抚着它的头,它非常乖顺地低着头。

爱玛站着没动,独角兽忽然想起她来,它抬头对爱玛说,你有什么困惑,尽管问老爷子。老爷子含笑颌首,爱玛清了清嗓音。问,内心有执念幸或不幸。答曰:幸亦不幸,似乎没有界限,只看你如何去把握它。爱玛忍不住往前走两步,继续问:上帝是否存在?答:信,他就在。爱玛又问:如何看清事物的本质而不被表象迷惑。答:你可以试着换一个角度,或者说直接把世界倒过来看就清楚了。

 

【工作室】

李尔森开始沉浸在工作之中,一些媒体记者想通过朱利安了解他的艺术创作动向。李尔森不轻易透露他的创作初衷,他若有所思地对朱利安说,如果这事黄了,我估计又得去国离乡。朱利安听了心里着急,又不过表露出来,他知道一个人在国外呆久了,很多观念和想法很前卫,真正懂得和接受的人估计寥寥无几。但李尔森志在必得,这是他多年的夙愿,朱利安不敢给他泼冷水。

在李尔森的艺术工作室里,似乎看不出什么异常。几个新招聘的助手正在紧张地忙碌着,李尔森一手拿着文件夹,一手握住笔,他一会儿指挥大家做事,一会儿又埋头在办公桌上画草图,或者写上几句话。

有时候明明知道这样做也许会碰壁,但还是不会放弃初衷。艺术向来就是曲高和寡,不甘平庸他必须铤而走险,他或许用他的行为在唤醒睡梦中人。

一些数据迅速替代另一些数据,它们不断在涂抹与篡改之中。不论寓意是明晰的还是晦涩的,总有人会发出质疑。这也是先锋艺术人士的苦恼之处,昨日的盛宴到今日就已经发馊,令人掩鼻。

“我必须往下继续,那是属于我的艺术王国!”

 

【饥饿门】

爱玛慵懒地躺在席梦思上,她支起用手托住腮。

——“什么也没有,怎么办小海马?”朱利安把冰箱翻遍了,无可奈何地回头对爱玛扮个鬼脸。
——“哎,你可真懒。朱。”
——朱利安把窗帘拉开,雨下得正大,根本没法出门。他脱下睡袍,重新回到床上,把手伸到爱玛的腰间,爱玛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蜜糖,亲爱的,我又想缠绵了。
——安,我必须告诉你,我不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你。
——小傻瓜,你当然爱,要不你干嘛和我在一起。
——可我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或者我是因为被爱而爱,这是爱吗?
——当然是。你喜欢和我在一起吗?
——喜欢。可喜欢不代表爱呀。而且,我精神上的某些东西,永远是闭合的。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否能够契合。你知道鬼吹灯的故事吧。比如,我想起被称为世界上最勇敢的女性吉尔·海尼斯,她考察过百慕大、南极洲、墨西哥湾等许多海底洞穴。想想多么不可思议,黑暗,永无止境的黑暗,它们多么令人压抑。面对“水下+洞穴+无氧+无边黑暗”这四重危险,吉尔·海尼斯却勇于挑战。而我,和她多么不相同,我更倾慕于精神的探险,所以我困惑。
——朱利安抱住她,望着她的眼睛,他知道自己已经离不开爱玛,也许正是她带有神经质的艺术家气质吸引他,或者是其他的。他深深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才能让你全身心地爱上我呢?你这些话对我打击多大,小刺猬。
——爱玛听到他这样说,内心一震,不再往下说。
——你饿了不是吗,亲爱的,我想喂饱你好吗?朱利安的手开始游走,爱玛在他有力的怀抱里满足地叹息。

 

【鳄鱼】

爱玛从公司出来时,天色微暗,街上的灯火看上去比往日璀璨。她拐到大荣丰超市买了水果、巧克力等等满满一纸袋,她刚结完帐走出大荣丰超市,在街道到的拐角看到谷原子,刚想打招呼,她突然怔住了,抱着她腰的是“哥本哈根”,他是个猎奇高手,这点令爱玛对他敬而远之。她,他们怎么会好上呢?天啊,李尔森怎么办?他的创作一直在顺利地进行之中,他一定不知道这些,这下可麻烦了。

爱玛想了想,还是勇敢地走过去,嗨,谷原子。谷原子楞了一下,马上就自然地笑了起来,说,爱玛,走,我们正打算去吃饭,你也一起好吗?李尔森也去吗?哦他忙着,已经好几天没回来。爱玛,你如果忙着,就不勉强,迟点我去找你。

谷原子推开门的一刹那,她突然扑在爱玛的怀里抽泣起来。

——亲爱的,我迷路了。
——我知道。
——回家吧。不管如何,你都要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森的眼里只有工作,还是工作,他不需要女人。爱玛,多么可怕。
——你想冷静下来,谷原子,爱情毕竟不是儿戏。
——恩,我很冷静。
……接下来,爱玛陪着谷原子,她又是抽烟又是喝酒。爱玛的心也如乱麻般无法解开。

 

【暗黑之光】

爱玛感觉痛得更厉害,她用手抱住双臂,似乎想减轻疼痛的感觉,但效果甚微。天,每次玫瑰期间对她都是一种折磨,她甚至疼痛到整个身体仿佛悬空,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慢慢地,这种疼痛延续成某种耐力,它在考验爱玛,考验她承受能力的底线。惩罚。当然,心里老想着它就令人沮丧,她往手腕上洒些ESCADA香水,她喜欢淡淡的茉莉花香。这样的气息包围着她,缓解她的焦虑。时间比任何时候来得缓慢。她一动不动地卷缩在布艺沙发里,仿佛灵魂出窍般。

她想起朱利安的X之谜。她现在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能理解它,朱利安曾经反复亢奋地向她诉说他的研究进程以及一些新的发展,说实话她无法理解,甚至进入不了他所描述的时间。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一切又出乎意料之外。一个念头带动另一个念头的兴起,它们不断地互相追赶,仿佛放学归家的顽童般淘气。

朱利安把X之谜的触角从生活延续到各个领域,并且无限延伸到宇宙。我们不妨设想,它仿佛蜘蛛网般地编织它的图案,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进入的X之谜,它充满挑衅,令人望而生畏。现在,模糊的、断裂碎片慢慢拼凑出来,爱玛努力地搜寻它们,但她感觉有点费力,沉入更深的黑暗之中。

她正恍恍惚惚时,独角兽白色影子在黑暗之中闪现,它似乎在引领着她摸索着向前,向前……

 

 【盒子世界】

阒寂的夜晚,朱利安一个人呆着阳台仰望黑漆漆的夜空。整个城市陷入熟睡的梦境之中,只有他的烟头在闪烁微光。

灵感之兽在这样的夜晚特别敏锐,在某个点上,当四周的景物隐没,声音沉寂下来,我们似乎回到自己的内心。现在,朱利安头脑中的某个点也在不断地变化,它把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事物连接起来,并不断地向外延延伸、拓展。在这里,X之谜它连接的不仅仅是某个事物,而是世界万物都包含其中,它令人心潮澎湃。顿悟的感觉令朱利安欣喜若狂,他仿佛看到关于x之谜更隐秘的含义,黑暗之中,朱利安慢慢地摸索着,他试图触及它的整个轮廓以及它更深沉的内在。

现在,他心里比任何时候踏实,原先的疲惫感顿消。他知道自己正慢慢地走进某个磁场中心,他必须沉住气,方不被带入漩涡之中。

——那是一年中最萧索的几天,朱利安为首的几个研究小组人员陷入某种困境。李子清拖着疲惫的身躯,带着倦容和满脸的胡茬离开他们,他要去休养一段时间。他们再次挥挥手,什么话也没说,空气也凝滞起来。

我一直相信它的存在
当别人都进入梦乡
我们之间开始进行某种秘密语言的交流
它打开我的视野并暗示某种力量
用颤抖的手指示前方
我渴望借助想象进入它
盒子的世界充满混乱和误解

 

 【极端方式】

一进入李尔森的工作室,仿佛进入某个自由王国。爱玛不已自主地睁大眼睛,她完全被眼前的景象迷住了。
这是某个废弃的厂房被修葺一新,它的容貌完全变化,令人瞠目结舌。它和上次爱玛所看到的景象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身工装的李尔森和他的助手们正一起在动手制作他的系列作品【NTY第九号作品·世界上没有新鲜事物】,这个装置作品融合了雕塑、绘画、影像和声音,它在向人们诠释艺术家对生活和死亡的种种构想:从兴高采烈到愤世嫉俗;从感性到理性到不可思议;从真实可憎到虚幻深刻的……最后回归到自然和艺术本身,并从中提出质疑:世界上有新鲜事物吗?

李尔森一边深情地用手抚摸雕塑作品,一边滔滔不绝地向两位好友介绍他的创作意图。朱利安频频点头,他激动地对李尔森说:在某个时空的交织点,我的X之谜和你的装置作品可以完全重合。一个人的命运和另一个的人的命运某些时候就这么神奇地交织在一起,他既是完全独立,但从某个宽泛的角度来说他们都在诠释同一个命题。

 

【模式化制造】

李尔森带着朱利安和爱玛参观其他的一些作品。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动物和人物密密麻麻地推挤在一起,伸出的手似乎争夺什么似的。他们表情各异,姿态万千,看着却非常震撼人。

它关乎时间里的事物、人世浮华;关乎生命的庄严与死亡的必然性。促使人们停下脚步考虑和深思人类环境,并且把在纷繁世界中忽视的简单真实和此时此刻存在的相联系。这样的作品的确非常有张力,它深深地打动了朱利安和爱玛。朱利安激动地李尔森说,真是太棒了,我完全被镇住了,而且也给了我灵感,它关乎人类的终极关怀。

他们拥抱在一起,爱玛内心在瞬间被触动,她不知道自己是被作品打动,还是被李尔森身上所散发出的艺术魅力打动,她感到害怕,这在此前几乎没有。她一直不知道她喜欢什么,现在似乎有答案,但这个答案永远无法公之于众,它只能暗暗藏在内心深处。她看到兴高采烈的朱利安,内心非常愧疚。

 

【多维空间】

嗨呀!哎呀!嗯啦!嘞!哦也!

关于宗教、历史和政治和信仰,哪些节目始终正在进行,哪些节目慢慢地退出舞台。

独角兽,它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才能不被咒语破解
玷污它清白的身世
阿门。阿门。阿门


曲终人散,它孤零零地站在场子中,它在等待什么?

当爱玛紧紧地拥抱它,它的内心涌出某种复杂的情绪。它的眼里有雾气,使得它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我们回家吧亲爱的,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爱玛的声音令人犯晕,她难道不知道它对她的依恋和失望。它似乎还在挣扎之中,它没有痛苦,那是比痛苦更为复杂的情绪。蓝色的火焰不住地往上窜,它企图抓住什么。她用她的酒杯喂了它几口酒,它慢慢地平息下来。

——如果我就是朱利安苦苦寻求的答案,你会拿我怎么样?
——哦,不,我宁愿你不是。
——你知道其中的奥秘。
——谁也伤不了你。
——把我交给他吧,他很快就会有新突破。
——再没有比这个更坏的情况。
——我其实就在某个点上,它属于宇宙空间更多维的存在,而人们即使使用最精密的仪器也根本不能探测它们。

 

【它类的爱情观】

——爱玛,我要向你讲述一个悲剧的故事。
——亲爱的,你不知道我会沉湎其中难于自拔吗?
——可你必须知道,这几乎可以称为成年礼。
——噢,你说吧。

玛丽亚·奥尔加是个迷人的姑娘。特别是叫奥尔加的那部分。
她嫁给一位高大结实的小伙子,他有点笨拙,头脑里满是光明正大的思想,好像行道树似的一板一眼。
可她嫁人的只是叫做玛丽亚的部分,奥尔加依然独身,并有一位活在她爱情里的情人。
她不明白为什么丈夫会生气,指责她不贞。玛丽亚很忠贞。奥尔加和他有什么相干呢?
有一个双重的名字以及随之而来的后果都是他的过错么?
就这样,当丈夫抄起左轮手枪的时候,她睁圆了大眼镜,不是出于恐惧,而是充满惊奇,难以理解这样荒唐的举动。
可其实丈夫错了,他杀的是玛丽亚,不是奥尔加。奥尔加还活在情人的怀抱里,我相信她依然幸福,非常幸福,只是变成了左撇子有点不习惯。

——它发现爱玛早已经泣不成声。哦,可怜的……
——你想知道它是谁讲的故事吗?
——告诉-我——谁讲的—故事?
——文森特·维夫多罗。

它和她都沉默下来。室内一片寂静,她的眼眶红红的。
远处传来了飘渺的歌声:
……
海鸥啊饿得发慌,
飞翔在沉滞的水上。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11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