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闹市隐居者

他在别处

 
 
 

日志

 
 

[转载]王珂在2012漳州诗歌节学术研讨会上点评发言  

2012-05-19 18:43:24|  分类: 佳作转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存个。
王珂是真诚的可爱的,这也是台湾诗人学者方群的原话,我加上一个,他也是“苛求”的——这样好!

 

 
原文地址:王珂在2012漳州诗歌节学术研讨会上点评发言作者:王珂

                               

王珂在2012漳州诗歌节学术研讨会上点评发言

 

各位诗友好!

刚才林于弘教授知道香港学者余境熹才26岁时,发出一声感叹:“My God!”我主持的这一场学术研讨会共有三位学者发言,分别来自大陆、台湾和香港,分别出生于40年代、60年代和80年代,可谓“三世同堂”。为了表示对“三世同堂”的尊重,也为了表示对台湾、香港同行的敬重,我改变过去作学术点评不写文稿的习惯,会前细读了三位学者的论文,写了五千字的文章,下面我照念文稿。

    首先感谢三位学者的精彩发言!不仅让我们享受了学术盛宴,而且还领略到了学者风采。古人结论说:“诗无达诂。”三位学者却对具体诗人和具体诗作做了具体分析。今人结论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来自大陆、台湾和香港三地的三位学者异曲同工,在研究方法及论文的写作方法上有惊人的相似:都高度重视理论,通过理论来分析作品,论文中都出现了大量诗歌界以外的理论家的名字,甚至陈仲义教授与李癸云教授都提到了克莉丝蒂娃。身为带艺理论研究生的教授,我也不得不佩服三位学者的理论修养。近年大陆诗评家,特别是中青年诗评家被人轻视,甚至有这样的流行说法:“做不了学问,就去当诗评家。”如果从论文的研究对象来划分,三位发言人应该是“诗评家”,但是我们能够否定他们的学问的,绝对不能!所以学术性是本场研讨会的最大特点,最值得赞扬,最值得在座的青年学子学习。

下面就分别作点评。

                            

陈仲义教授的论文题目是《互文性与符号性的并置交叠——以〈草木诗经〉为?》。首先感谢陈仲义教授用渊博的学识、高明的理论和严密的分析为我们展示了漳州优秀诗人子梵梅的优秀诗作《草木诗经》的风采。这篇论文既是在研究一个作品,也是在探讨一个理论问题。陈仲义教授数十年来一直坚守在“诗歌前沿”,熟悉作家作品,是优秀的诗评家。近年又致力于诗歌基础理论及诗歌技法研究,特别是在诗歌“张力”研究方面,出了大量成果。这篇论文也展示了诗评家和诗论家合二为一的风采,既有诗评家的敏锐,更有诗论家的严谨。尤其是后者,令人佩服。主要有六大优点:一是科学精神,文中的图表相当有说服力。二是研究视角独特,将不同时代、不同性别的作者的作品——郭沫?《百花齐放》和子梵梅的《草木诗经》进行“互文性”比较研究,出人预料。三是理论性强,将“互文性”、“张力”等理论用于作品分析中,科学有效。四是论文的语言优美,可读性强。五是有很好的现代诗歌文本细读能力。我曾经给学生介绍说:“大陆有两位诗评家最具有作品细读能力,一位是老学者叶橹教授,另一位就是中年学者陈仲义教授。”六是研究者的儒雅与宽容,显示出作者学养深厚。

我想重点谈第六点,对在座的硕士、博士研究生有帮助。

作为“漳州诗歌节”,有意识地重点研究甚至推出本土优秀诗人很有必要。很高兴地看到这次学者的论文涉及子梵梅、安琪、老皮等多位漳州诗人。近20年来,漳州诗人的诗歌确实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影响。

在2008年第三届鼓浪屿诗歌节暨福建省第二届青年诗人交流会上,主持人陈仲义先生因为我对福建青年诗人的“高标准严要求”,幽默地称“王珂”为“王霸天”。当时在子梵梅诗歌研讨会上,我尖锐地指出了她的诗在语言上的弱点,甚至采用了修改病句的方式。我如此这般挑剔出于两个目的:

一是我一旦做诗歌评论家,会把王珂的温柔的“珂”字改为苛刻的“苛”,不带任何学术以外的因素。我不会因为“人际关系”产生“不愿说话甚至不敢说话”的“压力”。

二是长期带学生,特别是培养研究生形成的教师爷心态,不是“好为人师”的心态,而是正是因为对方优秀,更希望发展得更好的“精益求精”的完美主义者心态,所以多位优秀的中青年诗人都被我严厉地批评过,如在座的女诗人安琪、楚雨。正因为他们优秀,我才更会“高标准严要求”,因为我的诗歌标准不是漳州、福建的,甚至不是大陆的或华语世界的,我会把一个诗人或者一首诗作放在诗歌史和诗歌场中进行纵向与横向的比较,标准自然会提高,会让人觉得王珂评论诗是鸡蛋里挑骨头,所以我在诗坛被人称为“新诗城管”。近年有些变化,如上个月在东山诗会上子梵梅所言:“王珂现在走下了神坛”。我回答说:“但是王珂变得没有原则了。”

    在2008年那次诗歌研讨会上,我不满意陈仲义教授对福建青年诗人的“宽容”,我在会上指责他说:“陈仲义老师总是心太软!”今天我仍然发现陈仲义教授“心太软”。他的论文及发言时时流露出前辈对后辈的关怀和福建诗评家对本土诗人的关爱。我甚至想用一个带调侃的句子来描述我读完这篇论文的最初感受:不仅采用了诗评家,特别是大陆诗评家常用的“多种花少种刺”的评论方式,而且还是一位“护花使者”。

陈仲义教授高度评价了子梵梅的诗作:“101 首现代草木经,前有精美图像开道,旁有注解簇拥,后有引文衬托,共同推出丰满的内涵和足够的想象空间。”“?诗人用眼花缭乱的马赛克——多个现存文本叠合重组的马赛克,为我们上演?一出出优雅的互文性剧目。主动、强势、充满情志的互文,让诗歌在变形变意的轨道上一直处于很大的跨?状态。” “《草木诗经》以内在互文为主打线?、图像符号为并置辅助,即在符号与文字、注释与?遗、图像与诗本等多维接?之间,或并?或套叠或镶嵌或混生,完善?一部赏心悦目的草木交响。”

我希望在座的漳州诗人,特别是子梵梅,可以因此而“自豪”,但不要因此而“骄傲”。超越自己,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2008年,我接受电视台的采访时说:“当下的福建诗歌有高原但没有高峰。”受到很多福建诗人的攻击。今天我仍然想重复这样的观点,尽管近年福建诗歌又有了很大的进展,涌现在很多优秀诗人和诗作。

多年来,我一直十分佩服陈仲义教授作为诗评家,他这种与“诗人为善”、“温柔敦厚”和“善解人意”和“善解诗意”的风格。我也一直在向比我年长十多岁的向他学习。他曾经调侃说是舒婷的“诗歌教练”,其实我认为他是“漳州诗人”甚至福建诗人的“总教练”,在座的安琪等好多诗人都得到过他的有效“教练”。今天他的发言也是一次“教练”行为,教给在座各位诗人新的诗歌观念和技巧。在此,我想倡议诗人们用掌声感谢这位“总教授”。

                               

台湾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教授?癸云的论文题目是《以父之言,溯母之源:论彤雅?诗作的边境书写》。讨?台湾新世纪?诗人彤雅?的边境书写样貌。

论文提出了很多高明观点:

“彤雅?的边境书写,除?同样具有对抗性与踰越性之外,?往意识之内,溯向’?性’之本源。?性?仅在边境,还意欲跨越边境,朝向一处桃花源,成就边境书写的积极意义。”

“彤雅?的书写意义也许就在于释放内在的压抑,提醒着我们一种象征系统之外的阴性空间之存在,所以,她处于边地,并以边地思维激荡着向来置于中心区域的我们。”

“文学的召唤,可能是心灵的药方,彤雅?对写作的期许,即在治疗灵魂。”

身为女性学者,李癸云教授更关注女性的命运,对女诗人的研究也更深刻准确。她彤雅?的书写意义,实质上是探讨女诗人在当今政治文化生态中如何写作。大陆女诗人也有相似的生态。她的研究对在座的女诗人,如安琪、楚雨、冰儿等有较大的启示意义。她的研究方法对我研究女性诗歌也很有帮助。

?癸云教授谈到“象征语言”。我想起弗罗姆关于象征语言的一段话:“象征语言是这样一种语言,其中,外部世界是内在世界的象征,是我们灵魂和心灵的象征。如果我们自己关注对这些看、听、闻、抚摸的感官表达的象征,关注那些代表象征语言是我们表达内在经验的语言,它似乎就是那种感官体验,是我们正在作的某物或物理世界对我们产生影响的某物。”这段话是我从诗歌的心理精神疗法的重要理论,正是因为诗歌语言是象征语言,才能与人的灵魂、心灵甚至感官发现联系,才能有治疗效果。如果本文更深入地讨论“象征语言”,从诗作中找到更多实例,效果会更好。

李教授对文艺心理学颇有研究,2011年10月,在台北教育大学举办的“第四届中生代诗人——两岸四地当代诗学论坛”,她的论文《精神分裂、自杀光、烈火诗语:再探海子诗作的书亡书写》从心理学的“精神分析”角度,延展到诗歌语言的独特性,来呼应海子的诗歌抱负与死亡叙述,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2011年12月在福建师范大学的“博导论坛”上,我做题为《台湾新诗学者的研究方法》时,把她的研究方法归纳为“心理学研究方法”,我把在座的林于弘教授的方法总结为“统计学研究方法”。今天,她的研究及论文写作仍然保留了去年的风格,更有女性特有的“细腻”和学者的缜密。很值得我这样的男性学者学习,更让在座的女大学生、研究生看到了成为优秀女诗歌学者的希望。

                             

香港专业进修学校余境熹讲师的论文题目是《杨寒前期诗作的风格与艺术论──以<巫师的乐章>、<杨寒短诗选>、<与诗对望>为中心》,探讨了杨寒的爱情诗之反小叙事精神、诗作之小说企图、期待理想读者之谋篇设计以及其作品内声音之美的营造,较全面深入地展示了台湾青年诗人杨寒的创作特点。作为1985年出生的年轻学者,他的知识结构,特别是理论素养较好,特别是较好地掌握了中外理论,具有运用理论分析诗人诗作的理论思维能力。近年我带博士生,最怕的就是学生缺乏这两点,特别是理论思辨能力。论文所呈现的严谨学风也值得赞扬。我认为一个优秀的诗歌学者应该是三分之二的诗论家,三分之一的诗评家,即诗评必须有理论支撑。这篇论文说明他是很有潜力的新诗学者。但是作为诗歌评论家,必须要有一点批判精神。一个优秀的诗评家是既会又说更敢说话的人。本文缺乏对杨寒诗作的缺点作必要的总结与批评。

余境熹讲师有很多高明观点:

“杨寒与高扬小叙事的后现代主义恰好相反,把?散的、个人化的情事扩大为张扬且具群众影响的,营构出一套爱情的反小叙事来,?情诗?仅关涉具体参与的二人,?波及全体读者,有着较为深广的震撼?。可以说,爱情在杨寒笔下,果然‘?是两口子的事’。回顾本节开首所谈的后现代主义思潮,杨寒爱情诗的反小叙事品格,或正可反映出诗人在一?真?皆被打倒的现实情境下,对爱情仍存着强?的执着与坚持。”

“杨寒早期诗实亦?乏叙事性较强的篇章。对于叙事性较强篇章的印象,或可以‘诗的小说企图’为?入点,细加分析。”

“大概是杨寒于《诗经》中沉浸既久,受到?复杂‘译码’的范式影响,故而当‘编码’成诗时,往往亦加进具丰富文化意涵或读者未可直接?解的讯息,希望接收者能像研阅《诗经》一类文本那样,花费心?,破译出其作品的真义。”

    这篇论文的意义在于让我们思考这些问题:

后现代时代是否需要爱情?后现代主义流行的时代如何抒情?学者如何写作?学院派诗歌有何特色?台湾青年诗人普遍来自学院,学养较好,这需要大陆青年诗人,特别是漳州青年诗人学习。

研究诗人及诗作时,我喜欢采用这样的思路:生态决定功能,功能决定文体,文体决定价值。本文也采用了这样的研究路径,特别是采用了中国传统的“知人论世”和西文现代的“文本细读”研究方法,但是诗歌功能对文体,如诗的音乐性的影响重视不够。对诗歌生态重视不够。诗主要有三大功能:抒情言志功能、审美宣传功能和宣泄治疗功能。杨寒的爱情诗三种兼有,有尽精微致远大的特点。写个人情感的诗作对个体的重视实际上是对群体的反抗,何况他的诗在写爱情时还喜欢涉及时政。他的爱情诗除抒情外还有治疗作用。

论文中的“爱情诗”和“诗的小说企图”话题尤其值得讨论:

人们习惯将诗歌创作分为三个档次:写“所见”的诗人是低级诗人,写“所感”的诗人是中级诗人,写“所思”的诗人是高级诗人,哲理境界不仅是东方艺术,更是中国艺术的最高境界,写哲理的诗人远远比写情诗的诗人高明。但我更偏向抒情功能。反对大陆诗坛近年的“拒绝抒情”。世界上现存最早的诗发现于尼罗河泊,写作时间距今30000多年,是女人写的是爱情诗。

因此上个世纪90年代“神性写作”流行时,我针锋相对地提出了“平民写作”,认为真实是诗人唯一的自救之道。在当时的生存境遇下,写所思的哲理诗没有写所感的抒情诗更“实用”,还为林染等人的爱情诗和完玛央金等人的亲情诗辩护。在90年代中期,强调生活方式的多样化的个人化写作和日常生活化写作受到轻视,我公开为个人化写作辩护。90年代末期,由于个人化写作的流行,抒情诗渐渐变成滥情诗,很多诗人决定取消诗的“抒情”功能,“叙事”功能受到极端重视,诗的抒情性和艺术性被削弱,我为当时的诗坛开出的药方是“诗是艺术地表现平民性情感的语言艺术”。尽管在这个诗的定义中,我两次用了“艺术”一词,以此来强化诗的艺术性,但是在诗的写什么上,我仍然坚持应该写“平民性情感”,认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性写作”不适合中国国情,反对极端轻视诗的抒情功能。

后现代时代是关系主义取佳木斯本质主义的时代,要重视现代诗的形式本体――多种诗体、混合本体――多种文体、表现本体――多种技法。如果按照这样的本体观确立现代汉诗的本体,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现代汉诗是由多种诗体(定型诗体、准定型诗体和不定型诗体)共存、多种文体(散文、戏剧、小说、新闻)共建和多种技法(抒情、叙述、议论、戏剧化)共生的文体。即新诗是采用抒情、叙述、议论,表现情绪、情感、感觉、感受、愿望和冥想,重视语体、诗体、想象和意象的汉语艺术。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